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AI去衣 AI换脸
查看: 55|回复: 1

凌迟处死

[复制链接]

3265

主题

1

回帖

9966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9966

年vip

发表于 2024-2-25 20: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
庞兴儿是午夜被押到章丘县的大牢的,白天的时侯,庞兴儿看到有一个男子在粗暴的殴打他的妻子,庞兴儿一个没忍住,就出手教训了一下那个男人,她也没在意,就回到了住处,结果晚上,那个男人怀恨在心,暗自带了几个地痞去她的住处寻仇,庞兴儿虽一介女流,但是她自小被师父收养,师父教了她几路武艺防身,真的打起来几个男人都是打不过她的,庞兴儿听得门外有动静,抽刀在手暗自提防,一个小混混冲入房间,被庞兴儿一脚踹中胸口踢出房间,他躺在地上龇牙咧嘴的说:“一个小娘皮,倒是小看他了,兄弟们,抄家伙,咱们今天晚上就轮了她!”庞兴儿在屋里听到他的话非常生气,悄悄的伏在桌后。屋外几个混混抄起扁担棍子等物一发喊冲进了房门,庞兴儿不敢轻敌,一招一苇渡江刀锋划过为首的人,那人吓了一跳,几个小混混忙使开家伙招呼上来,他们毕竟人多,庞兴儿左支右绌眼看不支,心下一横,怎么也不能让他们捉了去,于是使开架势全攻全守,毕竟她手里有刀,连续几刀砍出,小混混忙不迭的向后褪去,庞兴儿使刀向前压去,白天打妻子那个男人被她一刀正中脖腔扑地不起。
几个人赶紧拦住庞兴儿,赶紧报给巡街武侯,一队巡街武侯撵过来,几把刀架在庞兴儿的脖子上,庞兴儿放下刀束手就缚。
一行人赶奔县衙,县老爷升堂讯问,庞兴儿把从白至晚的事情叙述了一遍,县太爷惊堂木一拍“堂下听判!”县太爷先判那群地痞,持械行凶,夜闯民宅,各杖责四十,枷号半月。至于庞兴儿,杀伤人命案不归县衙管理,县令只得一面行文申报济南府,另一面将庞兴儿收监。
转眼,庞兴儿已被拘押十来天,济南府的公文申到章丘县,着人把庞兴儿押往济南府。到济南府之后,府尹升堂于堂上将事由问清,一边将庞兴儿押入女牢,另一边行文申告刑部。
庞兴儿被押进大牢,女牢里面已经关了一个女人,庞兴儿看了一下这个女人,这女人长得很标致,浓眉大眼的,但是这个女人手上带着重镣,脚踝上面带的不是镣子而是一副木质的足枷。
庞兴儿坐在稻草堆里面,看着对面那个女人,那女人也不吱声,两个人沉静的过了几天,慢慢的两个人熟悉了,庞兴儿也在聊天过程中把她的故事一点点的补充完整了,这个女人叫楚铃儿,她的父亲是在济南府开当铺的楚员外,楚员外因为生意上的事,需要大笔的现钱,就去齐家钱庄去找齐员外借钱,齐员外答应楚员外借钱,但是提出了一个条件“把楚铃儿嫁给齐家的公子齐念堂”楚员外想了一下子,齐楚两家在本府也算是门当户对的人家,另外闺女也到了出嫁的年纪,齐家公子齐念堂名声也算不错,楚员外就答应了这门婚事,挑了一个好日子,让楚铃儿和齐念堂结了亲。
婚后楚铃儿发现,自己的丈夫是一个天阉,就这么两个人过了半年多,齐念堂不行,但是老太太还一个劲的催促两个人赶紧要一个孩子,为此楚铃儿无法,只能给齐念堂煮补汤,齐念堂喝了几天补药,突然有一天齐念堂喝完汤一口血喷出来,倒地不起,第二天就命丧九泉了,仵作验尸,齐念堂是中毒而死,而毒药的来源就是楚铃儿炖的补汤,官府捉拿了楚铃儿,判了个谋杀亲夫,等待秋后处决
本年秋决的名单发到了济南府,陈府尹打开公文:
查济南府杀伤人命案女犯庞兴儿一口,山东高密籍,判斩立决,首级枭示
查济南府谋杀亲夫案女犯楚铃儿一口,山东济南籍,判凌迟处死,首级枭示
陈府尹下令发出榜文,同时让人去女牢让牢头顾妈把两个女犯洗剥干净。
“姑娘大喜!”顾妈风风火火的走进大牢,跟着庞兴儿和楚铃儿讲述在街上看见的榜文,正说着,一个女牢子过来,在耳边和顾妈说了几句话,顾妈分付几个小牢子去烧水,让两个牢子带着庞兴儿出了牢门,给庞兴儿戴上了木枷带到了牢里的天井。
在天井坐了一会儿,几个小牢子抬了一个浴桶过来,剩下的几个人在往桶里面加水“姑娘,老爷说了明天送姑娘上路,特意交代老婆子我烧热水为姑娘沐浴!”
两个小牢子剥光庞兴儿的衣裙,庞兴儿白嫩嫩的身体扛着木枷,在两个女牢子的帮助下进行沐浴,沐浴毕,顾妈拿出一套新的衣服白衣白裤,正是明天上刑场穿的衣服。
庞兴儿刚刚穿完衣服,顾妈给庞兴儿梳头,输了个马尾辫子,使头绳拴住,顾妈端着一盆糨子过来,“姑娘,按律我得给你头上刷上胶好固定头发!”到了这一步,庞兴儿也无法挣扎,顾妈把糨子均匀的刷在庞兴儿的头上。
庞兴儿刚刷完头发,楚铃儿已经被剥光了全身的衣裤一丝不挂的押了出来,庞兴儿是未出阁的姑娘,所以梳了个马尾,楚铃儿是已经嫁人的妇人了,所以给她梳的是一个盘发,楚铃儿刚走到天井,一个小牢子突然叫到“对了,咱们忘了找块破布塞住她的嘴,省的游街的时候说了什么话冲撞了!”楚铃儿辩解道“我什么也不说,就这么押着我出去罢!”小牢子眼光一转,正看到庞兴儿脱下的一堆衣服,说“这不是现成的嘛,还是塞一下吧,万一你说了什么姐妹几个也担待不起啊!”说着在衣服中翻检,把两只布袜团在一起,塞进了楚铃儿的嘴里,庞兴儿虽然是女孩,但是也在大牢里面关了一个月,袜子一直没有换过,虽说不是后世那种皮鞋尼龙袜子,但是气味也还是有的,楚铃儿感觉一股酸涩的味道充斥着自己的大脑,晕晕乎乎的被推出了大牢。
女牢门口停摆着一辆笼式的囚车和一个立着十字架的板车,楚铃儿知道,这个板车就是给自己准备的了,几个差役从女牢子手里接过女犯,先把她的两个胳膊绑在了横杆子上,又把双腿绑在了竖杆子上,就这样楚铃儿被绑缚停当。庞兴儿穿着白色的罪衣罪裤身上带着镣铐被锁进笼车里,但是衙役并没有给她上镣铐,只是把笼车的门锁上了。两辆车一路向县衙驶去。
县衙门口站着几个彪形大汉,鬼头刀闪闪发光,旁边站着一个老人带着一个孩子,衙役把楚铃儿解开又把笼车打开,把庞兴儿带进县衙廊下。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欢迎来访本站,本站只设立VIP制度,不玩权限,全站自由畅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回帖

8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8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想看
欢迎来访本站,本站只设立VIP制度,不玩权限,全站自由畅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