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AI去衣 AI换脸
查看: 61|回复: 1

【三生三世】第一世:女盗奇冤

[复制链接]

3265

主题

1

回帖

9966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9966

年vip

发表于 2024-2-26 00:0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
第一章:水师剿寇杀良冒功,无辜少女蒙冤下狱

明朝正德年间,松江府沿海崇明县。

吕家本是松江府上知名的书香门第,主家是当朝举人,两年前,十四岁的少女吕梦然被父亲吕举人嫁给了大户李家的公子李松,那时李松也只有十五岁,两人自幼便是相识的玩伴。正值开海年景,李家在近海的崇明岛上开设牙行和货栈,专做出海贸易,家财颇丰。吕梦然嫁过来后年纪尚小,每日仍是与李松嬉戏玩闹,安心过着大户人家少奶奶的平静生活。

这一日,吕梦然和李松如往常一样在海边沙滩上游玩,远远的看到海滩上驶来一队船只,二人看船上的旗帜是大明旗号,便也不以为然。哪知船靠岸后下船的官兵竟对着李家的商船和货仓烧杀抢掠。为首的军官过来,一刀将李松砍翻在地,手下士兵随即上前,将吕梦然五花大绑,押到了崇明县衙。

县令见一大批凶神恶煞的官兵绑缚着一个少女过来,已是吓得魂不附体,又见领头主官是两江水师赵都统,连忙让座。兵卒把五花大绑的吕梦然押跪在堂前,堂上赵都统对县衙外围观的群众宣读了一系列罪状:崇明李家,以经营牙行为掩护,豢养家丁,勾结倭寇,意欲谋反多年来对沿海商船多加劫掠,杀人无数,今我大明水师已将其上下一百零五口尽数剿灭,并擒获女匪首吕氏一名,待军队修整完后,押赴松江府听判!吕梦然听闻夫家一百多口均已被害,一瞬间几乎晕倒,好在理智尚在,大呼冤枉:“都统大人明鉴,我嫁到李家两年,从未听闻有此事,夫家是正当生意,虽储备有一些家丁和武器,但那都是为防倭寇进犯准备的,未曾加害过一人。小女子年方二八,手无缚鸡之力,又怎么会是女匪首!”赵都统一拍惊堂木,说道:“大胆!女匪冥顽不化,竟敢堂上喊冤,大刑伺候!”两旁兵卒上前,撩起吕梦然上衣,脱下裤子,露出雪白浑圆的两片玉臀,重打了二十大板。那吕梦然只是一介少女,又兼家世富贵,哪受过此等大罪,当下便昏死过去,又被一盆冷水泼醒。只听赵都统又一声大喝:“上夹棍!”三根手臂粗的木棒便夹在吕梦然那白如葱根的小腿上,用力一榨,吕梦然又昏了过去。赵都统见用刑全无效果,只得下令:“将女盗吕氏押入大牢,严加看管,择日押赴松江府!”

吕梦然醒来时,已经在崇明县大牢之中,身上被“三木”刑具紧紧枷住,动弹不得。吕梦然想起少时曾在父亲的一本律法书上见过这三种刑具的规制,依大明律,它们只会用于禁锢罪大恶极的犯人,没想到今日竟被锁在自己身上:头颈套着一面七斤半铁叶盘头枷,这大枷直径一尺有余,厚三寸许,形似两扇合在一起的圆桌面,中间一个大孔锁住颈部,上下两把铁锁紧固,顶部铁锁又和墙上垂下的一条长长的铁链锁在一起,约束住犯人的活动范围;双手被木钮紧锁,这木钮重四斤有余,长约二尺,宽一尺,厚三寸,左半部钉有一个合页,右侧用铁锁锁住,中间可开合,形似乡间割草的铡刀,中间两个圆孔套住双手,两孔之间的距离刚好令枷在其中的双手不能相碰,使犯人更具痛苦;双脚又被足匣锁住,这足匣形制和手钮相似,只是大了一些,重约六斤半,长近三尺,宽二尺,厚四寸,中有两个圆孔锁住犯人脚踝,犯人坐躺时只能叉开双腿,对女犯来说更为屈辱。走路时双腿不能合拢,也无法抬脚,只能像鸭子一般走罗圈步。相传这三木使用旧棺材的阴沉木板打制,总重十八斤,取十八层地狱之意,欲使犯人死后被阴魂缠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吕梦然枷在牢中,饮食便溺皆有不便,所幸此处禁婆曾受李家恩惠,对吕梦然多有照顾,这才免去许多不可言说之苦。

一日入夜,吕梦然正昏昏欲睡,忽听牢门响动,进来一人,竟是水师赵都统。吕梦然见他一人前来,正想喊冤,却听那赵都统开口言道:“总督大人命我等出海打倭寇,出师不利,军队折损过半。本帅自知打了败仗要受罚,返程时却听闻崇明李家豢养家丁,又兼武装商船,不如把这勾结倭寇的锅扣在你们头上,原想留你一个活口,屈打成招,便可做成铁案,可惜你这小女子还颇有些性格。”说着,赵都统便拿出写好的供状来:“在这上面签字画押,我便让狱卒开了你的刑具枷钮,也让你少受些皮肉之苦。”吕梦然听了此话,心知与这狗官无理可讲,便沉默不言,心想到了松江府再让父亲大人想办法为自己洗冤。哪晓得这赵都统见她毫无反应,竟一把抓过她双手,沾了印泥,电光火石之间便在状纸上印了两个手印,随即转身便走,吕梦然哪知他还有这一招,急忙爬起身想追,却被墙上铁链一拽,脚下又是一绊,在牢房中摔了个狗啃泥。

第二章:知府开恩秋后处斩,少女死牢艰难生活
第二日清晨,狱卒便来开了吕梦然的“三木”刑具,又换成了来时的五花大绑,吕梦然心知自己画了押,赵都统定要将她送回自己老家松江府受审,心里不禁松了口气。走出牢门,看见一架木笼囚车,这囚车高仅四尺,顶部一块开合圆孔木板,用来枷住头颈,身材高大者只能跪在笼中,囚车一动,脖颈及双膝便疼痛难忍。吕梦然虽是十六岁的少女,身材瘦弱,但身高也近五尺,站在笼中,也要弯腰曲膝,肩膀拱住木板。好在崇明县岛离松江府并不远,清晨出发,未及入夜便可到达,不必受苦太久。可那赵都统怕少女一路上喊冤闹事,竟用一根坚韧的鱼线绑住吕梦然舌根,这样少女便不能说话,只能含混发出呜呜咽咽之声,外部看上去,也与常人无异。

到了松江府,赵都统等人将吕梦然带到府堂之上,便与知府辞别:“我等军务繁忙,即日便要回苏州复命去了,此女交由知府大人发落,定要依律处治!”说罢便走。带下囚车之时,兵卒并没有为吕梦然松绑,也没有解开嘴里的鱼线,吕梦然呜呜咽咽,急于与知府诉清冤屈,可那知府不由分说,命衙役将吕梦然押跪在地,兀自宣读判决:‘吕梦然听审!你身为崇明县李大户家少夫人,目无国法,劫掠百姓,鱼肉乡邻,更兼武装兵丁,藏匿武器,勾结倭寇,意欲谋反!按律当碎剐弃市,本府念你岁数尚小,幼女无知,特此开恩,改为斩监候,即日打入死牢,秋后问斩!’当厅将吕梦然松绑,脱光衣服,只留一贴身红肚兜,换了件白色囚裙套上,下身空空荡荡,竟连裤子都没给穿。衙役又取一面二十五斤连手死囚枷给小女犯钉了,脚下套锁一副十斤重铁镣,连拖带拽,将吕梦然关入死牢。

这知府为何给吕梦然判了个缓刑?原因如此,前日赵都统便修书一封,加上从李家抢来的一部分金银,连夜派人送来给知府。知府收了贿赂,又不想得罪她父亲吕举人,正在踌躇之时,却听说那吕举人自知结了个海盗做亲家,今日又见自己女儿关在木笼囚车中招摇过市,一时想不开,竟然上吊寻了短见。知府思前想后,又不忍吕家绝了后,便想出这个法子:当朝昏庸皇帝前几日游湖落水,想来命不久矣,如果新皇登基,必然大赦天下,就算吕梦然身为死囚,不能开释,但罪减一等,便可保住性命。可惜那昏庸皇帝竟活到了第二年三月,此间又正是大乱之年,天下烽烟四起,刑部复核此案时见女犯已画押服判,也未曾加以复核,可怜那小女死囚吕梦然竟没能等来任何一次机会,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书归正传。吕梦然被打入死牢,这松江府死牢与那崇明县大牢更有些不同:县衙大牢三面砖墙,栅门一面都是木栅栏,牢房内还能见得些亮光,也有副桌椅板凳可供吃饭。而这死牢则四面都是砖墙,只有房顶和牢门上各有一个带铁栏的小窗能透进一点光亮,牢内终日昏暗,分不清白日傍晚。屋内更是只有一堆稻草和一个便桶,女死囚双手被枷住,又无桌椅可坐,吃饭时只能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啃,十分屈辱。不多时,吕梦然有了些便意,于是艰难的起身,扛着大枷,拖着重镣向墙角的便桶走去。坐在尿桶上,吕梦然才意识到为什么不给她穿裤子,双手被枷在脖颈下,够不到下身,自然没法穿脱裤子,而那囚裙又只短到大腿根,蹲坐时,两瓣光屁股便露了出来。

过了月余,吕梦然正在思索为何父亲还不来救她,牢门打开了。来人却是自己出嫁前的侍女春桃,吕梦然连忙问道:“父亲大人现在何处?女儿蒙冤入狱,他是否知道?”春桃却哭了起来:“在小姐被押来松江当天,老爷看了你在囚车里的惨状,回家就闭门不出,我招呼老爷吃晚饭时,竟然发现老爷已经上吊自尽了!”“那我母亲呢?”吕梦然又问道。“没几天,夫人悲伤过度,一时想不开,也吞金自杀,随老爷去了!现在家里仆人婢女都拿了家产,四散而去了,我劝不住,只能给小姐拿了点衣服吃食送来。”春桃说。夫家突遭变故,几日间又得知娘家也家破人亡,吕梦然万念俱灰,眼前一黑向后便倒。春桃连忙将她扶起,喂了几口水,这才昏昏转醒。“春桃,你把这些东西都拿回去吧,再过不久,我就要开刀问斩了,什么都用不上了,我现在就想早点去和父母,和李郎团聚。”说完这番话,吕梦然又奋力向墙上撞去,春桃连忙拦住,说:“小姐,你先不要绝望,听说那当朝皇帝正在病危,驾崩就在这几日,新皇登基,肯定大赦天下,到时候,我等着小姐出狱,一起去祭拜老爷和夫人。”

劝慰一番后,春桃离开了死囚牢,吕梦然心想,自己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便只得在这狭小昏暗的死囚牢房中艰难的度过了一日又一日。天气由凉转热,死牢中昏暗潮湿,蚊虫颇多,女死囚关在其中,身上又被重重镣锁,自然无法洗漱,连大小便过后都不能擦拭。时间久了,泛起一阵阵的骚臭味,更招蚊虫叮咬。吕梦然双手被枷,不能驱赶蚊虫,也不能为自己抓痒,只能在墙上,地上蹭,其中困苦实难形容。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欢迎来访本站,本站只设立VIP制度,不玩权限,全站自由畅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回帖

8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8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想看
欢迎来访本站,本站只设立VIP制度,不玩权限,全站自由畅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