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AI去衣 AI换脸
查看: 64|回复: 1

大小姐们上刑场

[复制链接]

3265

主题

1

回帖

9966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9966

年vip

发表于 2024-2-26 00: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
中州市位于某国南部,较差的地理环境,使得这里的经济一直相对比较落后,生活上的贫困,反过来又使这里的民风变得极为强悍,生活无着的贫民胆大一点的则啸聚在一起占山为王,成为土匪到处打家劫舍。而那些没有胆量上山的人,也常常为了芝麻大的一点小事而动刀动枪的大打出手,从而闹出人命案件。自古以来这里的地方官不论清官,还是昏官,都为辖地内高发的刑事案件头痛不已,但案件既然发生了,就应该有个结果,所以每年秋决的时候,这里被执行死刑的人数要比别的地方多得多。为了震摄世人,死刑的执行方式也极为残酷,人被处决后往往还要暴尸多日。
随着时代的变迁,进入到现代**后,首先是死刑犯在被执行死刑的时候取消了游街示众,到后来连刑场都封锁了起来,不让外设人旁观。死刑的执行方式也在发生变化,从砍头到枪决再到注射毒针,可谓是越来越“文明”。但奇怪的是,这些做法似乎并没有对降低中州市的犯罪率起到什么作用,相反犯罪率还有渐渐上升的趋势。为此中州市的官员特意召集了一批犯罪学、行为学、**学、精神学等各方面的专家开了一个研讨会,为如何降低中州市的犯罪率出谋划策。但是来的这些专家可以说是各吹各的号,各拉各的调,谁都有自已的一套理论,可是谁也说服不了其它人。一个个在夸夸其谈的同时,谁也拿不出一套切实可行的方案出来。那些“专家”们会上争,会下争,有一次甚至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嘴也闲不住地争论了起来,结果被一个长期在食堂收泔水的老农听到了,忍不住就挖苦了他们几句:“你们所谓的理论我一句都不懂,但我只晓得最近被判死刑的人,都是不声不响地就让你们给弄死了,现在外面的人只怕都忘了还有死刑这回事了,你想要他们不犯法,难啊。”。老农的话刚一说完,马上就有人跳起来反驳:“每次执行死刑报纸上都会有消息登出来的,怎么会有人不晓得呢。”,“嘿嘿”老农冷笑着说道:“报纸?你以为我们大家都象你们一样,公家订一摞报纸供你们上班时边喝茶边消谴,告诉你们吧,住在这地方的大多数人,整天都还在为肚皮而忙碌,谁有那个闲钱闲时间买报纸看。”
一时间,众专家哑然......
当时中州市法院院长艾师烈也在场,听到他们的争论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一个大胆的计划浮上了他的心头。
不久,一份秘密报告便送到了某国最高法院院长的办公桌上。在报告中,中州市要求对死刑执行方法进行改革,并恢复公开执行死刑的传统,说只有这样才能够最大限度的体现出死刑的威慑力,对减少**犯罪率应该会有不小的帮助。经过慎重考虑,最高法院答应了中州市的要求,回复说最高法院准备在中州市作改革死刑的试点,力争将死刑的威慑力发挥到极致,同时要求中州市用最快的速度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来。中州市法院接到最高法院的回复后自然不敢怠慢,立即组织相关人员用最快的速度,拟定了一个全新的死刑执行方案上报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在接到中州市的方案以后,觉得这样的执刑方法虽然厉害了一点,但是其威慑力也是无如伦比的,所以也就批准了。最后特别交待不能为了杀而杀、争取少杀、不能滥杀、更不能冤杀。
按照该国的习惯,一般是在某个大节日的前几天集中处决一批死刑犯。中州市法院本来已经拟定在初夏的某个节日前处决一批罪犯,就在离这个日子还有一个多月的时候,最高法院同意中州市死刑改革方案的指示送到了该市法院。该市法院当机立断,决定就在这一天启用新的死刑执行方案,并为这次行动起了一个非常威风的代号:“雷霆之怒”。
这一下子整个中州市司法系统都象抽了疯似的忙碌了起来,中州市法院艾师烈院长则又算是其中最忙的人。那份要求进行死刑改革的秘密报告就是他主笔写成的,所以他也就被中州市**委任为这次“雷霆之怒”行动的总协调人。
由于这次是执行一个全新的死刑程序,一切细节都要重新安排并一一落实到位,为的是怕到时候出了什么岔子不好交待。在经过一番折腾,将这一切都布置好了之后,离“雷霆之怒”的行动日期已经很近了。
这一天,艾师烈突然想起有个罪犯经过一审后,今天要进行二审判决,于是带着秘书换了便衣,来到位于该市的省高级法院刑事**。大概是这个案件媒体没有大肆报道的缘故,这时审判厅旁听席上只稀稀落落的坐了几个人在那里。这些人都是与今天这个罪犯有关系的人,他们不是罪犯的家属,就是罪犯的仇人。
艾师烈进去以后没有惊动其它人,悄悄的走到最后一排坐了下来。
甫一坐下,就听见法官说道:“XX省高级法院第二刑事**现在开**。”紧接着就是一声断喝:“将上诉人吴文娟带上来”
在一阵沙沙的脚步声中,被五花大绑着的吴文娟在两个法警的推掇下踉跄着走了进来。他们来到审判席前站好以后,一个法警抬起脚对准吴文娟的膝盖窝就是一踢,随着“噗嗤”一声,她已是不由自主地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被两个法警按着跪坐在地上的吴文娟似乎情绪非常激动,一边扭动着身子一边挣扎着想站起来。当然,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坐在最后一排的艾师烈见吴文娟被反绑在身后的双手已经被麻绳勒得通红,就轻声的问着随同他一起来的秘书:“陈秘书,为什么要将她绑起来?目前才是二审啊。”
陈秘书:“根据我了解的情况,说是她在看守所中很不老实。”
艾师烈:“一审以后不是要给她戴上那种专用镣铐吗?我就不信这种镣铐还制不住她。”
陈秘书:“是啊,一审判决后,我们最先也是给她披挂上了那种死囚专用的镣铐。可是这女孩子的性子好烈,认为我们冤枉了她,并且量刑过重,在牢房里不停的挣扎,结果把手脚上的皮肤都弄伤了,我们怕她受更大的伤害,就采取了这种非常规措施。”
艾师烈:“看来你们倒还有一些慈悲之心啊。”
陈秘书:“怎么会呢?这不那一天就要到了吗,而且她的结局也是没有什么疑问的。如果到了那一天因为她受伤而不能出场演出的话,不知会有多少人会受到牵连呢。”秘书说着说着觉得自已背上的汗都要流出来了,艾院长嫉恶如仇的性格可以说是无人不晓,谁要是在这上面犯了他的忌,那是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的。
艾师烈:“照你说的情况,她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是这么样给绑着?”
陈秘书:“那里、那里......真要是这样的话,她只怕早就给弄成了残废。平时我们都是给她在牢房里准备一把靠背椅,将她的双手双脚分别用布条绑在椅子的扶手和椅腿上,再派专人不间断的对她进行监视和照顾,唉,真麻烦。”
艾师烈:“这就是你们想出的高招?”
陈秘书:“也谈不上是什么高招,只是无奈之举而已。”
艾师烈:“我看你们简直就是一群废物,连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都拾掇不下,还能干什么大事?”
陈秘书:“......”
艾师烈:“我来教你们一招吧,今天将她押回去以后,只需要如此这般......”艾师烈开始给秘书面授着机宜:“做到了这些,到时候不用你们开口,她就会老老实实的要求你们重新给她戴上手铐脚镣。”
陈秘书:“院长果然是我们的领导,想出来的方法就是不同凡响,我对你的佩服有如涛涛江水......”
艾师烈:“好了、好了,这种马屁还是少拍一点,有时间多动动脑子,不要整天这么昏昏噩噩的,什么事都要我拿主意。”
陈秘书:“一定谨遵院长的教悔。”
在他们说话的功夫,那边已经结束了审问,此时法官正在宣读判决书:“被告人吴文娟,女,一九八八年元月七日生于某某省某某市,某族,大学文化,被捕前系某某大学在读生。被告人吴文娟于二00六年二月十六日......,被告人吴文娟无视国家法律,为了一点小事就将同伴杀死,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而且其犯罪场所为公共场所,危害极大,应从严惩处。中州市中级法院依照《某某国刑法》第XXX条、第XXX条第(X)项、第(X)项、第XX条、第XX条之规定,一审判决被告人吴文娟犯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由于上诉人吴文娟提出的上诉理由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原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XX国刑事诉讼法》第XXX条第XXX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XXX ,审判员 XXX ,审判员 XXX ,二00六年四月十六日, 书记员 XXX。 ”
听法官宣读完判决书后,跪在地上的吴文娟已是目光呆滞,面如死灰,后来在判决书上签字、盖手印之类的程序,都是在别人的帮助下才完成的。
此时坐在旁听席上那些人的表情,也已经分成了截然不同的两种情况。吴文娟的亲属们一个个垂头丧气,有的人眼泪都已经忍不住流了出来,而被害人的亲属则兴高采烈,更有的人还指着跪在审判台前的吴文娟咒骂着:“你终于也落到了今天的下场,告诉你吧,等你被处决那天,我一定要亲自到现场,看看你这个小妖精是怎么被处死的和死后被扔到刑场上的那副丑样子。”如果不摄于法**的威严,说不定他们当场就将吴文娟撕成了碎片。
看到闹成一团的法**,艾师烈摇了摇头,向陈秘书做了个眼色,两个人就起身悄悄的走出了法**。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欢迎来访本站,本站只设立VIP制度,不玩权限,全站自由畅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6

回帖

52

积分

注册会员

积分
52
发表于 4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1
欢迎来访本站,本站只设立VIP制度,不玩权限,全站自由畅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